爱康达欢迎您! 欢迎访问雷泰新产品!美国IRCON、红外测温仪
工业用测温仪转为医用致误差较大防SARS预检防线存在隐患   东方早报记者熊焰   国家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近日下发通知,规定从2月1日起,红外测温仪将纳入二类医疗器械管理,并将执行相关标准。而在此前,工业用红外线测温仪转用于测量人体体温 而带来的误差正困扰着医生。   “这种工业用红外线体温测试仪测量人体体温不准。”上海复旦医学院某附属医院门诊部预检处一位工作人员,手拿Raytek(雷泰牌)红外线测试仪,忧心忡忡。此前的1月15日上午,一位测试对象自己声称发热,但体温测量仪显示体温正常,医生用传统的温度计再对他进行测量,果然高温。医院立即将他转入发热门诊。   这家医院的设备处工作人员把产生误差的原因归结于:用来预检人体体温的红外线测试仪,大都是“工业用测温仪”转用于医用的。   “较大的误差给预防工作还是带来了一定困难。”医生们说。   去年春天,面对突如其来的SARS疫情,通过社会捐赠和购买,大批红外线测温仪进入中国各地医院。“那时情况紧急,医用产品特别紧缺,有工业用的就不错了,花了不少钱,也派了不小的用场。”一位医生说。   美国雷泰公司上海办事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工业用红外线测温仪具有非接触性、反应快捷、检测效率高等特点,所以在防SARS紧急时期发挥了作用。现在,医院普遍使用的MT4手提式工业用红外线测温仪,其使用范围在-18℃—275℃之间,误差2%;但用于测量35℃—37℃的人体恒温状态,“应该说不是很科学”。他说,雷泰公司从未强调该仪器能用于测试体温防治SARS。   专业医疗工作者们并非不知道检测值上的误差现象。可是,在看上去“风平浪静”的下半年里,他们并没有找到更多有效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。所以,当这个冬天SARS在广州再度出现时,医生们手中拿着的仍然是“雷泰”。   最重要的制约因素,当然是金钱。   医用红外线测温仪大都是台式设备,价格在万元以上,还须辅助以电脑等设备;而工业用便携式测温仪的价格通常在千元左右,低的甚至600元即可买到。   而与此相对应的是,真正意义上的便携式医用红外测温仪目前市面上还不存在。红外线体温测试仪生产厂家之一的清华紫光则宣称,自己具备生产价格较低的便携式医用体温快速检测仪的能力,但因为尚未通过认证,迟迟不能推向市场。   工业用红外线体温测试仪上甚至常常显示人体温只有20℃、10多℃,即使按通常的方法,即在测试仪显示的温度上再加4℃,也达不到测量对象本来的体温。而根据国家标准管理委员会于去年5月29日颁发的《红外测定温度快速筛检仪通用技术条件》规定:对于测温仪的误差,警示温度测量误差应不超过±0.4℃。   “这种工业用仪器本来主要用于测量高压电线、电阻温度,本身准确度不高。手提式工业用测试仪的射点落在人体不同部位,显示温度也不同,测量的都是体表温度,而体表温度可能受人活动状态影响产生波动。因此,它并不一定代表真实的人体温度。”有医生告诉记者说。   另外,中国计量技术研究院博士段宇宁认为,有少部分生产厂家去年使用了劣质探头改装的测温仪,这使误差发生的可能性更大。   “如果要测得非常准确,得在仪器上装上一次性耳塞。耳塞塞入耳朵里,测试仪才能取得准确的温度数据。”复旦医学院某附属医院门诊部的医生说,“但门诊每天4000人次的流量,一人一个耳塞的检测方式,测试成本和时间都不允许。”   去年,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曾为全国50个口岸配齐红外辐射测温计现场校准装置。最近,该研究院又集中考察一些大口岸的温度检测设备,发现了很多隐患:很多医院在使用工业用体温测试仪时采取“数值补差”,自定警示温度值,有的医院甚至凭经验设置警示温度。不久前,在北京市防治非典专家预警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,专家们提出,现有监测系统存在局限,首发病例极有可能不在监测系统监测范围之内。为迎接突发疫情,专家们表示必须不断改进监测系统。   但显而易见的是,在未来不短的日子里,工业用测温仪的射头仍会在我们额头前方出现。一项调查表明,在北京,医院、火车站、飞机场、图书馆等使用红外线测温仪的地方,至少80%的场所用的都是工业用仪器,“关键还是要解决成本问题”。
copyright©北京爱康达仪器设备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 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魏公村街韦伯豪家园5号楼4单元3A04号
电话 : (010)88570666 88750606 传真 :(010)88570606 E-mail:ircon@263.net  红外测温仪 美国IRCON UX-20P